大连市物流协会专区
   ◇ 协会简介
   ◇ 会长致辞
   ◇ 协会章程
   ◇ 业务范围
   ◇ 会长、副会长
   ◇ 常务理事
   ◇ 理事
   ◇ 会员
   ◇ 内设机构
   ◇ 入会指南
   ◇ 会员服务指南
   ◇ 表格下载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研究报告 >> 大连 >> 阅读文章

60年经济发展的回顾与思考

对新中国成立60年、特别是近30年中的成就和问题如何总结和判断,确实有一个立场和情感问题,也确实存在一个世界观和方法论的问题。如果从国家、人民大众和长远利益考虑会是一种判断,而从个人、局部和眼前利益出发很可能是另外一种判断;如果用历史辩证的发展眼光去研判这段历史可能得出的是比较客观的结论,而如果是片面、割断历史、事后诸葛亮式地评价这段历史就可能得出异样结论。本文仅以经济发展为例,作一点探讨性的分析,以求教于学界同仁。

一、新中国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经济,60年的主要成就是经济发展

60年来,中国经济实际增长77倍,走过了许多发达国家几百年的发展历程。实践充分证明,没有新中国60年的发展,特别是没有改革开放30年的快速发展,就没有中国翻天覆地的历史性变迁,就没有当代中国与日俱增的国际地位,就没有中国走向科学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实基础。

新中国建立初期,我们面临的主要任务是恢复性地疗伤千疮百孔、贫穷羸弱的旧中国,改造和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们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生产力的矛盾,共产党的主要任务是带领全国人民发展经济,迅速改变中国“一穷二白”的落后状况。尽管前30年我们走了几段弯路,受到极“左”思想的影响和“文化大革命”的冲击,但是发展生产,建设新中国仍然是这一时期的主题。

如何建设新中国,如何设计和发展社会主义,是共产党和全国人民面临的全新课题。照搬苏联的计划经济模式,实行“一大二公”的基本经济制度和高度集中的计划管理体制,与现实生产力发展水平极不适应,制约了经济细胞所具有的内在活力,加上大跃进、人民公社和“文革”十年浩劫,使中国经济遭受严重破坏,几度出现停顿和倒退。如果没有这些消极影响,中国的经济将会发展得更快更好。从另一个角度看,正是30年走过的弯路和沉痛教训,才使我们深刻认识到旧体制的弊端,才使我们痛下决心,拨乱反正,把全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轨道上来,才使我们确立了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最终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模式,迎来了中国后30年的高速增长和辉煌成就。

改革开放30年,是中国经济发展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翻天覆地的30年,也是震惊和改变世界的30年。200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突破30万亿元,30年年均增长9.8%,人均GDP1978381元增加到2008年的22698元,按照现行汇率计算超过3000美元,目前中国的经济总量排在全世界第三位,并且有望一两年内超过日本,上升为世界第二位。这一持续30年的高速增长,被称为世界奇迹。在经济高速增长中,人民生活得到明显改善。2008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5781元,30年增长6.5倍;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4761元,实际增长6.3倍。贫困人口由1978年的2.5亿人,减少到不足1500万人。随着中国经济综合实力的提升,经济的开放度和国际化水平日益提升,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和贡献越来越大。中国对外贸易总额由1978年的208亿美元,增加到2008年的25616亿美元,占世界贸易总额的7.9%。外汇储备由1978年的1.7亿美元增加到目前的2.1万亿美元。2008年中国经济占世界经济总量的8.4%,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20%,比美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出近5个百分点。中国经济发展不但解决了中国人民富裕和国家富强的问题,而且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快速发展,改变世界经济格局的重要力量。

除以上耀眼数字外,更有本质和长远意义的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制度建设取得重大突破。经过30年的经济体制改革,基本建立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经济调节和资源配置基本转移到以市场手段为主上来。国有企业有效退出和制度创新、大批外商投资企业的引入及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使股份制成为广大企业普遍采取的产权组织形式和公司治理模式,确立了现代公司制企业的市场主体地位。建国以来,特别是近30年来,我国逐步建立和完善了《公司法》、《合同法》、《证券法》、《外资企业法》、《产品质量法》、《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一系列经济法律法规,为市场经济的规范和健康发展奠定了法制基础。开放型经济的发展,加速推进中国经济国际化和世界经济一体化,特别是加入WTO之后,使中国经济全面融入世界经济,参与世界经济大循环。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和市场经济的快速发展,客观推进了政府管理体制的改革与创新,要求政府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必须符合市场经济要求和国际惯例。同时也对与之相适应的政治体制改革提出必然要求。

二、要推动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境界,必须解决转变增长方式、提高经济质量和实现分配公平三大问题

当下中国经济与30年前的经济相比已是两个世界。在人均GDP已经达到3200美元、经济总量排在全球第三的情形下,我们确实有必要冷静认真地对我们走过的道路及我们前行过程中所出现的矛盾和问题作些深入思考。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向全党再一次提出要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就包含着对30年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系统总结和反思。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和全面贯彻落实,就是我们认真总结反思和自我批评的结果。从这个角度对30年进行总结至少有三大问题必须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必须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一是资源环境问题,即经济增长方式问题。30年发展速度较快,经济体量较大,但确实资源环境成本过大,这种发展方式难以为继。许多学者尖锐指出,如果把环境和资源成本加进去,30年的增长就可能是7.8%6.8%,甚至更低。更重要的是,我们对资源环境所造成的破坏和压力有些是无法用数字计算的,有些是无法弥补的。所以有国外学者警告我们:世界在透支中国,中国在透支未来。现在存在的问题是,尽管十七大报告确定科学发展观是最现实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尽管全国上下全面开展科学发展观的学习实践活动,但由于思维惯性和工作惯性的影响,在许多地区和部门的实际工作中,依旧是GDP压倒一切,经济增长指标压得无法去落实科学发展观。会上讲的是科学发展观,而会下做的许多事情恰恰不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二是发展水平问题,既经济增长质量问题。我们30年积累了那么多经济总量,但仔细分析一下,我们都生产了些什么产品呢?这些产品有多大科技含量、多少附加值、多大竞争力呢?从宏观角度分析,我国的产业结构调整步伐非常缓慢,城乡、地区发展的差距不断拉大,消费需求严重不足。所以有学者质疑:中国这种靠钱(投资)砸出来和靠人(劳动力)堆出来的增长能支撑多久?三是分配不公问题,即财富的流向和结构问题。30年所创造的巨额财富流到哪里、又怎么流到那里去的呢?现在全世界的基尼系数为0.33,发达国家为0.29,而我国的基尼系数已由1982年的0.249上升到2008年的0.47。有专家分析,1990-2007年,GDP中居民收入分配所占比例由56.18%下降到43.42%。如果我们对GDP、财政收入、企业资本收入、企业家收入、垄断行业收入和普通职工收入进行对比分析,就会明显发现社会财富在向哪里集中。有研究结果表明,改革开放初期贫富差距是4.5:1,目前是12.66:1,电力、石油、金融等行业的工资是全国平均工资的10倍。以上我们是从数字上看分配不公,其实最大的分配不公还不是财富多少的问题,而是机会分配、资源占有和社会待遇的分配不公才是更本质的不公。普通百姓不但收入较低,而且用于教育、医疗、保障等方面的支出又不断增加,再加上让百姓无法承受的房价,实际上使老百姓的生活压力更大,幸福感、安全感没有多大提高。所以无论是从体现共产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理念,还是从完善社会分配制度、体现社会公平、保护人民大众利益和维护社会稳定的长久发展考虑都必须加快解决促进分配公平和百姓富裕的问题。

三、科学发展观是中国今后经济发展中要永远坚持的指导思想,只是时代不同需要赋予不同的时代化特色

60年的经济发展确实为中国今后的长远发展提供了经验和奠定了基础。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在我们已经全面进入小康社会的时候,我们确实应该认真思考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去迎接建国100年,把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交给子孙后代,带领一个什么样的中国走完21世纪的问题。如果是为国家长治久安、为人民大众、为子孙后代考虑那是一种选择;但如果是为眼前利益、小集团利益甚至是一己私利考虑那一定是另一种思路和打法。所以,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我们首先必须从过去的传统思维定式和发展模式中跳出来,实现全党经济工作指导思想和全国发展重点的战略转变。

第一,切实把经济建设的指导思想转移到科学发展观上来。要承继和发展邓小平的发展理论,并赋予其新的时代特色。在新的历史时期,全党的工作中心必须转移到以科学发展为中心的轨道上来,科学发展是硬道理,一切服从服务于科学发展。全党要聚精会神、一心一意谋求科学发展。如果说前30年我们的工作重心在发展,那么今后的工作重心则是如何保证做到科学发展。符合科学要求的就大发展,不符合科学要求的尽量少发展,逐步做到不发展。同时,要解决发展为了谁的问题,这确实是一个立场和感情问题。在我们已经基本解决了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应该下大气力研究如何实现公平富裕和共同富裕的问题,要让改革和发展的成果更多地惠及百姓。

第二,深层次推进改革,再度释放经济发展的巨大潜能。现在我们已经基本建立起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但许多障碍生产力发展、影响科学发展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并没有根本解决。目前科学发展观落实得不尽如人意,主要是来自体制内部障碍和利益冲突。要真正把科学发展观落到实处,不能靠口号、靠说教、靠文件,必须靠制度力量,靠体制机制来保障。因此,必须在干部选拔任用考核制度、资源环境有效补偿制度、政府权力的授予方式行使方式和监督制衡方式以及垄断行业等领域进行大胆改革,务求突破。不但经济发展需要改革,构建和谐社会更需要改革。解决社会矛盾,调节利益纠纷,实现社会公平,保障民众权益的最根本办法也是靠制度建设,靠体制机制保证。

第三,重点推进科技创新,促进经济发展方式的根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需要改革,但就发展本身而言,还要实现发展,保护好资源环境,提高经济质量,创造更大的价值和效益,其根本出路在于科技创新。因此,我们在新一轮发展中必须在高度重视资源环境保护的同时,把工作的着力点转到科技创新上来,通过科技创新开发新产品,发展新产业;通过科技创新改造传统产业,优化产业结构;通过科技创新改善资源环境状况,实现生态化。科技创新的重点是提高自主创新能力,逐步培育新的创新主体,使我国成为创新大国、创新强国。同时,调整对外开放战略,把引进外资的重点转向提升我国的创新能力和消化吸收能力上,转向改造传统产业、培育新兴产业上,实现对外开放、引进外资的转型升级。

第四,调整分配政策,优化分配结构,尽快实现分配公平和百姓富裕。通过政策调整,提高职工收入占GDP的比重,使普通职工收入有大幅度增长,保证职工收入与GDP增长、财政收入、资本收入相适应。创造条件,鼓励更多的职工去创业,去经营,提高个人非工薪收入和家庭经营性资产的比重。加快社会保障体系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加大财政转移支付的力度,大幅度减少居民的公共服务负担。调整过高收入,开征遗产税,动员高收入阶层、特别是富豪人士投身于慈善事业,通过大力发展社会捐赠发挥三次分配的调节作用。最后要特别指出的是,必须加快推进保障性住房建设,尽快把城市普通职工从“房奴”的状态下解放出来。

(作者系中共大连市委党校副校长、研究员)

来源:大连日报 发布时间:2009-11-06 查看次数:6421
图片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服务条款 | 辽ICP备05025790号-1
联系邮箱:56dbn@163.com 电话:0411-82622158 传真:0411-82736425
版权所有 大连市物流协会